鱼竿竿

EvernoteM:那本有智先生味道的书的颜色(英文小写 6)+山组之日(数字 4)+智先生段位(数字 4)
智障+手残 all智 主山组 其他cp也会写 看脑洞放cp 杂食无洁癖

小破車②醉酒誤事(霸道總監愛“上”我

山組 下屬O×總監S

略OOC   慎

17年第一車 依舊是沒有擼點的車……

除槽外全文外鏈 鏈接評論 手機沒法弄ㄟ( ▔ o ▔ )ㄏ   

估計③就完結了 之前不確定是怕寫到大三角的問題 後來發現這並不是問題……←(個腦搭的士走咗

TBC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自己寫的東西自己也想槽……

大野:─=≡Σ(((つ  ´・∀・`)つ放飛自我~

櫻井:(´థ౪థ)σ 我的小甜餅跑了…嗚~~

相葉:( ‘ ◇ ‘ )翔君你帶走智君是欺負他嗎?

眾人:disco教主千秋萬代!!!

Sweety 番外

一个糖不要钱的小甜饼
幼儿园文笔跪求轻拍
ooc   人设在高中时期
主山组 微末子

ps:进场请自备墨镜~~~




“智君智君,给你棒棒糖~草莓味的~”

“蟹蟹相叶。”(´  •∀•  `)
早上还没睡醒的智君声音像糯米糍一样黏黏糊糊的,相叶忍不住揉了揉智君的发旋。




自从两人好(交)上(往)了以后,就约好了四个人放学后留在翔君班里自习。

收拾好书包摸摸抽屉,发现早上相叶给的糖还没有吃,扯开包装塞到嘴里。草莓味糖果微微软化的表面与口腔接触产生满足感,酸甜的味道让人莫名的愉快,咬着糖棍走去翔君班里。

班里只有二宫和润在做值日,翔君在办公室统计分数,看到智君吃着糖就问智君还有没有多一个。

“这个别人只给了我一个……”嘴里有糖说话更黏黏糊糊的,把糖拿出来吞了吞口水又放了回去。

二宫宝宝表示不开心

润君插了一句
“待会儿校门口小卖部给你买一桶。”

二宫冷笑了一声“就知道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来换取今天值日的位置。智君,我去放扫把了,一会儿回来。”说完就走了。

看到二宫像是真的生气了,润君拿起剩下的工具追了上去。
“别气啊,我只愿意撩你一个的啊……”

智君表示这黄金猫粮我不吃。




在翔君位置旁边坐下,把作业拿出来,听到走廊脚步声,以为是二宫,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
“那么快回来啦。”

“是的,今天那么快就收拾好了。”
听到翔君的声音,忙抬起头从嘴里拿出棒棒糖,怕含着糖说话会流口水。

把自己凳子往智君方向拉近一点,笑着问
“还有糖么?”

“我只有这一个了……抱歉……”莫名地有些失落,眉梢都低得像滑梯一样,抿着的嘴唇令面包脸更圆了。

【早知道就不收了】

看着恋人一脸纠结自责的可爱模样,又想笑又心疼。
“没事的,又不是智君的错。”

看着翔君的笑容,顿时脑子像抽了似地拿着糖伸向他那边,问了一句还没说完就开始后悔的话。
“不介意的话可以吃这个。”

“好啊。”低头从智君手中咬走了糖,舌头绕着棒棒糖转了一圈,随着舌头的动作,智君的脸红透了。

“草莓牛奶味?”

“蛤?这个好像是草莓味的……”智君还没从【我刚好像和男神间接接吻了】的震惊中清醒,运转无力的脑内表现为红脸懵逼。

聪明如樱井翔3秒反应过来了,恋人每天午睡醒来都要喝牛奶,这奶味大概是恋人的味道了。本着验证猜想的学究态度,拿开棒棒糖,侧头亲向智君,由于懵逼而微张的嘴巴让舌头能够轻易探入并在上颚舔了一下,证实猜想的同时意外地发现恋人的嘴唇不是一般的软。
轻声地说“智君的味道好甜,而且唇好软。”

还没从【我刚好像和男神间接接吻了!】中运转过来,就接二连三被突如其来的喜悦感动得要昏过去了【不,男神刚真的亲我了!!】【耳边放低音炮要耳孕了!!!】






二宫和润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红着脸的智和咬着棒棒糖棍的翔君,倒是真的有些不高兴了,被别人抢走的不只是糖,还有自己的幼驯染。
“不是说只有一个了吗?现在是学会重色轻友了你,谁教你的?”

深知发小脾气的智君怂了,但是又不太好意思当着润和二宫的面解释刚才发生的事。
“不…不是这样的,我可以解释的……”害羞又难受又害怕得吃螺丝。

“没有,这糖就是刚才那根。”

轻描淡写地给智君解围,把“重色轻友”的标签给撕了下来。

智君的脑内又多了一条。
【我男朋友的男友力Max】

二宫and润:
上次墨镜用完之后放哪儿了???


End

﹉﹉﹉﹉﹉﹉﹉﹉﹉﹉﹉﹉﹉﹉﹉﹉﹉﹉﹉﹉

梗来源于亲身经历,很久之前就想写了,酝酿超久才开始落笔,算是全文中效率最高的一篇了(大概是因为脑内太多

Sweety的开始源于高三时期对智先生的执念,这一份心情直到现在还是有增无减,踏上他生活的土地并看一次现场算是一个中期目标。好好学习,努力存钱,要用最好的自己去见你。

智月中期了,先生和自己都向大一岁迈进,希望明年会更好,尤其是明年7月:-D

以上,谢谢你的阅读。

Sweety 6

主山组   微末子

大概是一个斯古拉夫寺多里

HE

“妈妈今天和朋友说起智君学习的事情,想要智君能够到更好的学校获得更高水平的教育,但是按正常的统考生入校是不大可能的了。智君平时画的画还不错,就想问问你意见要不要走艺考生这一条路。再上一个学期就休学去上艺术课,最后半个学期上高强度的文化课……”

休学后的话全都没听进耳朵里去,知道母亲也是为自己着想,但是一想到连在一旁守望的机会都没有了,眼泪吧嗒地滴下来。

“要是智不喜欢也可以不去的,妈妈说一下而已,没关系的。”母亲被智君的眼泪吓得有些慌乱。

“没事的……我只是有一点点累而已……这件事请让我考虑一下,我回房间去了……”

回到房间关上门,呆坐在一角,
休学就见不到翔君了……没办法再次在操场上仰望着那个在台上耀眼的那人,没办法再次在进过他的班级时装作无意地看向他的座位,也没办法在走廊上遇见的时候故作镇定地打招呼了……

拉下遮盖住画板的白布,未完成的画中人侧着头仿佛与旁人谈话,弯起的眼角唇边,笑意在眼中满溢出来。每次看向他的眼睛,智君都会想起《雪国》中“银河好像哗啦一声,向他的心坎上倾泻了下来。”给人闪亮而又绮丽的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的呢?大概是喜欢上他的时候吧,每次看到他都会在心底留下他的样子,存在心里,画于纸上。

即使是夜空中遥远的星辰,也没办法就这样轻易地放下,不愿离开,不是为了开花结果,只是想就这样静静地在那人身旁观望,即使自己也知道这是死皮赖脸的作为。

还是抱有一丝丝的奢望,奢望自己就算一次就好,也能够到达那人的高度,与他肩并肩地同行,咬咬牙写下“庆应”两个字,贴在墙上。

果然努力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假期在除了四个人一起自习外还一起浪而飞快地溜走了,即使没有约出来,两人也会安定地用邮件道声早安晚安谈天说地,从遥遥星河聊到浩瀚深海,距离恰到好处地在朋友稍上。而自己却越来越没有办法假装若无其事地继续一起,抱着那份不应有的感情,借朋友之名,不由得觉得自己真是狡猾呐。

开学前晚,二宫一起饭后散步,说起艺术生的事情。
“什么!你要去当艺术生吗?”

“只是有这个可能,不一定去的……而且我还没想好……”

“不用想了,艺术生这一条路确实是对你而言最好的出路,也是一次能够拉近你们两人距离的机会。而翔君那边最好要说一下。”

“他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你对他的心情也不知道你将要休学?你就甘心这样下去吗?喜欢还要被动,你难道还妄想着樱井翔会像中毒一样突然喜欢你哦。你不主动一点点,怎么会有故事呢?”

“我会的啦!”

回去之后就给翔君发邮件
[请问你明天放学有时间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我会在小花园等你。]

没一会儿就收到翔君的回复
[好的,明天见。]

小花园里
“智君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吗?”

“那个,虽然难以启齿……但是我喜欢翔君好久了,请问我可以跟你交往吗?”

“诶!?真的吗?那你知道我喜欢什么吗?答对了我就答应跟你交往吧。”

“……荞麦面。”

“卟卟~还有一个哦,那就是智君你啊~”

说完走上前抱住小猫背,在耳边轻声说“以后请多多指教了,智君。”

喜悦来得太突然,被抱住的身体僵硬着,心脏从未如此剧烈地跳动过,手不知道要放到哪里才好,想要回答好的时候被惊醒。

“智君~还没起来吗?上课要迟到了哦。”

梦境被打碎,揉揉眼睛,那会有那么容易的啊,拍拍脸让自己清醒些,今天又可以开始天天看到翔君的日子了。.˚‧º·(´ฅωฅ`)‧º·˚.

“请樱井翔同学到办公室找魏老师。”

默默数着这是樱井翔第四次被喊去办公室了,优秀干部可真是不好当呐,自己也要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才行呢,默默地暗下决心。

趁着下课的空当,拉着同桌相叶借口呼吸新鲜空气走到走廊上背靠着栏杆看樱井翔从面前经过时温柔地向他道早安,压下心中的波澜回以微笑。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漏下,一个个圆点落在樱井头发上反射出光晕,像是天使的光环,让智君不禁感叹翔君真是好看,认真的翔君更好看www。

一想到放学后的约定就不住地紧张起来,老师说了什么都不知道,一直在想着翔君眼里的星辰。好不容易熬到放学,跟过来一同放学的二宫解释后,带着基友的真挚祝福奔向小花园。

想着翔君大概没那么快来,就坐到了木椅上等着,边晃荡晃荡自己的腿边调节呼吸,以免一会儿卡螺丝出糗。

30分钟后翔君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边的书包肩带滑了下来。

“抱歉,有急事要处理,让你久等了,非常抱歉”

智君紧张得差点站不起来
“我也没等多久而已。”

深呼吸一下,捏紧早已被汗濡湿的手心
[无论结果如何,只要说出心声就够了]

一阵沉默后

“我喜欢翔君,从那次去看和也的时候开始,也许你会觉得恶心吧,男生喜欢男生什么的。但是我原来并不是这样的,还是会喜欢女生,想象过将来结婚生子的景象,直到看到你,我就知道大概此生会对你念念不忘。所以就算把我的这一份喜欢暴露在你面前会产生什么不可挽救的后果也没有关系,我只是想把这一份心情告诉你。”

说到一半就后悔了,怕那人会说“对不起”,红着眼睛说完后半截,咬着下唇硬是忍着没在喜欢的人面前掉眼泪。

“对不起。”

不需要他的道歉,只是想告诉他这一份心情,他又怎么会有错呢?眼泪还是没忍住顺着脸颊滚落。

[大概要被讨厌了]

下一秒却被人用拇指指腹温柔地拭去来不及坠落地面的眼泪,并被人用力地抱住,在耳边说。

“对不起,应该由我来表白的,没想到却让你先说了。不过,没关系,重要的你还没说。请问你能和我交往吗?”

智君一脸茫然,惊喜来得太突然,就像在做好一无所有的准备时,却又得到了全世界。身体先一步做出反应,大力地点头,伸手抱住翔君,感觉到翔君在耳边的笑声回荡。

[好像越来越喜欢这个人了]

----------------------------------末子-----------------------------------

花丛中的两人

“你的墨镜呢?借个我带带。”

“他们在一起了,那我们呢?”

“我们什么?今晚月色真美。”

“嗯,我也喜欢你❤”

⁄(⁄⁄•⁄ω⁄•⁄⁄)⁄

End

Sweety算是人生的处女作,如有不妥请多多包涵,欢迎私信评论交流指错,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


迟到的生贺 第二年庆生了 今后也会继续支持你创造不输于过去的未来(づ ̄ ³ ̄)づ
特别鸣谢 上树摘栗子的舍友~

Sweety 5

考试后的周末是狂欢的好时机,街上的年轻人多了不少,工作日也到处都是人头涌涌。由樱井带路,一行四人在巷子里穿梭,在智君快要被绕晕了的时候听到樱井说
“到了,这里就是那家很好吃的面店。”
【得救了】如此想到

木质的牌匾透露出老字号的气息,隐藏在小巷中有着大隐隐于市的感觉,光顾的大多都是附近的街坊也有些慕名而来的食客穿街过巷地寻来一尝美味。

对翔君喜欢的店稍微有点意料之外,还以为会是更为优雅而传统正式的店,自己还有备无患地带了不少钱。蕎麥散發的香味與麵食加熱的氣味混合成為店里特有的生活气息,想起自己也曾想过开一间面包店,不求红红火火,不求获奖无数,只求平平淡淡地做好面包,不需要飘无虚缈的诗和远方,只想与心爱之人面对眼前的苟且,在如同细沙般柴米油盐的生活中逐渐变得圆滑温润。

“来来来,坐吧~”翔君招呼三人坐好,“老板,四碗荞麦面。”

“好勒,一会儿上!”

在街上走了一阵的四人都出了一身的汗,翔君拿出纸巾分给各人,自己也拿出一张印走鼻尖上的汗。

【翔君好溫柔】紙巾上的茉莉花味飄入鼻腔,如那人的溫柔一般。猛地想起有人說過“隨身攜帶紙巾的男生,大多都有女朋友。”稍微有點在意起來。

“啊~好熱啊~為什麼不乾脆直接叫外賣呢?”室內派的二宮感歎道。

“麵食還是要堂食才會好吃哦,一會兒妳嘗嘗。”

“對了,之前我說過請客打遊戲,不如吃完麵就去?”

“好啊~有一陣子沒去了。”潤答應道

“你們去吧,玩得開心點。”微笑著拒絕,知道翔君家教嚴,二宮也就沒有勉強。

“那個……我也不去了……”偷瞄了翔君一眼後智君低聲說。

“誒……這樣啊……我又不好意思欠翔君人情,反正智妳不去打遊戲就陪翔君去看電影吧,有沒有問題?”二宮一臉小惡魔樣。

“這樣也好。”翔君讚成。

“啊?!沒問題沒問題。”被二宮的助攻嚇了一跳,卻又欣喜于一會兒的行程。

“來~四碗蕎麥麵,小心燙哈。”

“我開動了~”四人一起合十。

“好吃!”二宮的小尖嗓引得人人注目。

“嗯!”翔君繼續低頭吃麵,夾起麵條嘟嘴吹一吹,再放到嘴裡哧溜地吸一大口,熱氣蒸得鼻尖上的汗又出來了,看著翔君吃麵的樣子會有一種滿足感。



吃完麵,四人分組行動。

“票買好了,你們去拿就行了~我和潤去機室了,掰掰~”

與二宮道別,兩人前去影院。
路上

“智君平常喜歡做什麼?”

“唔……畫畫吧。”

“真的?好想看一看智君的畫啊~那個,我還被朋友叫過畫伯呢!是畫畫很厲害的意思嗎?”

“那個……唔……【沒辦法告訴他實情吶】以後可以到我家去看哦。”

“好啊。”

二宮選的是迪迪尼動畫片,感覺有點微妙。

但當電影開場時,智君覺得也許這樣也不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翔君好像被電影打開了奇怪的開關,笑得根本停不下來,雖然說電影是很好笑啦,但未免有些誇張了,拿起一顆爆米花拋進嘴裡,手放回兩人中間的扶手上。

【要不我也笑誇張點好讓翔君的笑聲沒那麼明顯好了】

終於,翔君安定下來,手也放到扶手上,尾指剛好搭在智君的上面。接下來電影在演什麼智君根本不知道,只剩下有感覺的尾指感受到他尾指的重量,而翔君好像沒有意識到一般,繼續hhhhhhhhhh

散場後

“這是我的郵箱地址,遇到問題的時候可以找我哦,聊天也可以的,那就醬,掰掰~”

“我會的,掰掰~”

回家路上想起還沒和媽媽說要遲一點回去,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果然,媽媽一臉嚴肅的坐在沙發上【牙白】。

“媽媽對不起,沒和妳說我要去看電影,真的很對不起。”

“不是那個問題,智,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TBC

踩線失敗 伐開心

今天過節祝各位都能絕好調超~

以上

Sweety 4

过了两天,智君已经习惯了二宫像家长一样托管儿童的行为,和润也熟络了问问题问得顺手。

“润~”

“嗯?哪里?”

把本子推向对面的润,用手指了指题号。“这个。”

“几何啊~这个还是问翔君更好呢,毕竟是立几小王子。”又把本子推向了旁边有翔君。

听到自己名字的翔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拿过本子读题。白净的手拿着自己的本子,智君想着回家要不要把本子裱起来放在家里显眼处,每天起床睡觉前都拜一拜。妈呀,好像脑残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略微痴汉的智君收回思绪,专心看翔君。

就像时光倒流,重新回到那个连空调都无法驱除燥热的盛夏,良好家教的少年坐姿优雅地解题,没有办法让人不喜欢。

一开始的喜欢大概只是一种对美好事物的自然向往,像被浩瀚遥远的星辰所吸引,绮丽而不可及,可是时间长了,有意无意地关注发现他简直是无可挑剔的完美,学习成绩永远未掉出过嘉奖榜单;干部阶层老师的得力助手;对着谁都是好脾气没有区别对待;标准的好好学生。

可能终其一生也无法产生交集,而他在自己的心中即使时光荏苒也依旧是那个完美的白衣少年。将来白发苍苍,儿孙问起青春之时所见,可以骄傲地说起自己所喜欢过的那人是那么的优秀而又美好,足矣。

在还能与之有交集的时间内,努力记下他的眉,眼,鼻子,唇,认真专注的样子,与朋友一起欢乐嬉笑的样子,哎呀还没有见过他吃饭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考完试后就约他一起吃饭吧。那就更要考一个好成绩呐,不然怎么好意思说请谢师宴。

“来,立体图像题最重要的是把图像想象出来,适当时候可以用笔摆出来,呐,就像这样。”拿来几支笔摆弄图像“稍微帮我拿一下这个。好了,图形出来了。”

接触到翔君手臂的智君略微不好意思,但心中的狂喜简直就要溢出淹没掉整件图书馆,讲解时手臂间轻微的摩挲所带来的满足感,智君有种如此幸福的自己是否下一秒就要死掉的错觉。讲解的内容被翔君的声音承载着传入耳内,自己的神明在为自己讲题,幸福得即使下一秒自己真的死掉也没有什么关系。

全神贯注听讲的结果是高效的吸收,就连智君也惊讶于自己突然开窍的脑袋。

“果然还是翔君的数学好一些,智君一听就懂,还会举一反三了。恰好我还要复习旧的课题,智君的事就拜托翔君接手了。”

“好的。”

再难的题目到了翔君手中都变得简单起来, 几天的训练把基础大题都攻了下来,还粗略地练了练前面的小题,做起题来简直就是质的飞跃。

最后一天自习,做完练习后翔君笑着对智君说“智君进步很大呢,祝你在考试时也能够取得好成绩。”

“啊…祝翔君考试取得好成绩,还有谢谢你在假期教我数学,真的非常感谢”还站起来对翔君鞠了一躬,当然还有向润道谢鞠躬。

“溜肩可是挂不了科的的。”

意识到翔君的自嘲,大家都笑了起来,引得图书馆管理员的制止,管理员走后,又低声地笑了起来。



数学考试时智君一想起翔君的祝福,平时引人入睡的数学卷变得简单了许多,第一次做卷子难得的没有睡觉。成绩出来后,一看是56分,虽然在150的总分中占的比例不多,但也是极大的飞跃了,低空飞过及格线的相叶都被智君的进步吓到了。

下课铃一响,智君就去给二宫报喜。
“这次我考了56分!”

“真的?看来翔君真的挺厉害的,有没有想过怎么报答人家?以身相许?”

“是许给我报答我讲题的吗?”润一边与翔君走过来一边搭话。

牙白,这就很尴尬了。

“没…内个,想请你们一起出去吃饭,当是报答教我数学的谢礼,地点由翔君决定好了,想问一下你们周末有时间吗?”

“有空~”

“可以,吃……荞麦面吧!”

TBC

☆*☆*☆*☆*☆*☆*☆*☆*☆

要死了 写得超慢
本来打算天神祭可以完结的
然而手速并没有那么快 简直就是有智慧的酱
要写到下一次天神祭又不够篇幅
7.25还是要更一更毕竟是个大日子
( ̄ε(# ̄)☆╰╮o( ̄皿 ̄///)

之前说的肉   然而并不好吃   大概会有后续……吧?


山组的肉后续或者是长末 ←你有后续再说


OOC OOC OOC


慎入!!!




小破车



tag就不打了


Sweety 3

第二天一早,二宫跑到大野家敲门。

“起来了吗?智君?今天要去图书馆的哦~”

智君还没起床,被二宫吵醒便穿衣服下楼开门,怕吵醒昨天晚上上晚自修的姐姐和加班的父亲,走得匆忙最后几阶楼梯是屁股颠这下的,摸著摔疼的屁股給二宮開門。

“小聲點啦,我家人還沒睡醒啦!”

“快點換衣服去圖書館,晚了就沒位置了。”

智君穿好衣服後就銜著一片吐司和二宮出門,出去時不忘把門輕輕帶上。
兩人趕到圖書館時已經開門了,有不少學生來自習座位數量較平時銳減,辛虧有潤幫忙佔位,不然可就得坐走廊了。

“謝啦潤君,下次遊戲機室我的。智君這位是松本潤,旁邊的是櫻井翔。這個是我發小智君,這個假期會加入我們一起自習。”

“你好,叫我潤就可以了。”

“你好,謝謝幫忙佔位。”

“早上好,叫我翔桑就行了,歡迎加入。”

“你 你好。”
智君的耳尖染上了粉色。
潤一直微笑地看著智君,直到他坐下。
二宫看了智君的卷子,给他制定了提分方案,放弃选填专攻大题,选择题全选C。把每年必考的题型所用公式列出来,让他按例题做法自己做一遍。
缺乏平时数学听课的基础,也就是数学的语感,一模一样的做法可以,一旦有什么要转换思维的地方还是要问二宫,而二宫也乐意给他慢慢讲解。

下午时候,二宫要去补习班,问智君要不要一起走去车站。智君想在家也是闲着,倒不如在图书馆继续攻下大题,就跟二宫道别。
二宫临走时拜托樱井和松本照顾一下智君,让智君有不懂的问他们。

翔桑答应了便继续复习,润则笑眯眯地看着智君说好啊。二宫走前拍拍智君,瞄了瞄翔桑给智君一个wink,就离开了,二宫离开后,智君继续与数学题奋斗。

做到导数题,转来转去的公式绕到智君一头雾水,八字眉可怜的皱着,润润的嘴唇瘪着,用铅笔一下一下地戳着自己的面包脸。不时瞥向智君的润留意到了正在苦恼的小可爱,不禁被逗笑了。

“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么?我帮一下你吧。”

智君楞了一下,反应过来。

“可以吗?”

得到润点头肯定后,把题目放到润面前。

“这里应该先计算还是先导数?两种方法都试过,但是两种方式出来的结果都有带根号,这样没关系吗?”

“正常都是先计算后导数,算出根号是因为你算错数了,这里正负号写错了,还有这里导数之后少写了一个数。清楚了吗?”

智君慢慢咀嚼润的解读,理解后一直瘪着的嘴唇笑咧开来,露出了小虎牙。

“谢谢你,润,我明白了。”

啊呀,真是可爱。“结束后一起去吃饭吗?”

“不了,妈妈在家做好了饭等着我。”

“这样啊,好吧。”

再问了几个问题后智君回家吃饭去了,润用手肘碰了碰一直没出声的樱井。

“你觉得他怎么样?”

“智么?人挺好的而且很可爱。”

“你喜欢吗?”

“蛤?怎么问这个?”

“没事了。”说完两人都沉默了,继续自己的事,润的嘴角却悄悄向上勾起了。

---------------------------------------

有点纠结润究竟是助攻还是什么好

还有超链接要怎么做,求指教QAQ

停更几天

出去玩了 大概停几天←本来就写得慢  
回来大概有车=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