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竿竿

金鱼脑
智障+手残 all智 主山组 其他cp也会写 看脑洞放cp 杂食无洁癖

论如何正确地喝奶盖(误

吉榎 




来自一条喝一**成瘾的咸鱼

不是广告 真的不是

短打 一发完


“大杯冰激凌红茶加奶盖波霸”

“糖和冰各多少?”

“三分糖飞冰”虽然也喜欢在嘴里“硌啦硌啦”的咀嚼,但有冰激凌奶盖波霸就没有地方挤得下冰块儿了。


拿着打包的饮料平稳地走回家,尽量不去摇匀奶盖,终于安全抵达家里。到家的时候吉本老师还没有回家,打开电视,坐上沙发,下班之后的奶盖简直就是治愈神品,刚刚好地把吸管戳进去2cm的时候也听到钥匙在门锁转动的声音。


“我回来啦~阿径~诶?你在喝什么?”说着就毛手毛脚地过来要分一杯羹

“就公司楼下新开的店啊,你…要和自己去买啊…别…”


两人一抢抓得杯子里的都出来了,溅到手上、身上、沙发上……


“牙白……”说着舔了一下爪子的吉本老师“挺好吃的诶,不要浪费了”继续舔舔舔


“喂!等等……这里没有的你舔什么,不要了……停下……”




那天,两人都用了前所未有的方式吃了奶盖……

而榎本在那之后,每次买奶盖都自觉地买了两杯

但 又能怎么样呢




该吃的还是要吃的,尤其是好吃的甜食                     from吉本老师






END



奶盖真的超超超超超好喝的,当然柠檬养乐多也好喝,还有四季春等等等等

再说就想下楼买了:(


嗜喵成狂③ (END)

吉榎

吉榎

吉榎


补习天王X开锁佬


粤语版的自娱自乐




“哇~榎本你快d黎睇下~”青祗坐在工作台上刷推,推上一个叫“人民教师”的账号发张图片,赤裸的男人身前只有一块牌写着“对唔住,我以后唔会再冲红灯了”后面仲有个“哭唧唧”既颜表情。


岩翻工作室既榎本扫咗一眼问青祗“今日芹泽律师度毋野做咩。”


青祗苦瓜感样话“吊颈都要比人透下气啊~见今日得闲就过黎搵你倾下计咯。”


“睇黎今日你黎得唔系时候,我一阵间要出去上门装野,走果时帮我拉埋度门。”“系~”行上阁楼执去吉本家既野,毋几耐就拉住个细箱仔出门。


同上次一样开住架货van去到吉本屋企附件停低,拉住个箱咕噜咕噜咕噜走去坐电梯,点知一出电梯就见到吉本同一个后生女系门口讲野。一头大波浪卷,精致既妆容,着到全身都系度卖凉粉,榎本不由自主感觉得凉风阵阵缩了缩条颈。


“感讲好下次一齐出黎玩了喔~掰掰~”


“系了系了~路上小心d啊,掰掰~”


“诶?阿径你黎咗啦,快d入黎~”【拉住个箱仔既猫猫可爱度200%,点解见到靓女就感down呢……】一边招呼榎本一边退回去拿拖鞋,女仔经过既时候有阵果香味同屋企入边既花香主调唔一样,应该唔系吉本女朋友……


拖鞋仲系上次果对粉红毛毛拖鞋,着上脚系微暖既感觉,莫非岩先个女仔……【宜家d人有钱就变坏,仲要叫到好似好熟感】


“今日我主要负责房间门锁既部分,大门同埋窗会由我同事负责,一阵就会上黎装了。”


本来以为今日可以同榎本共处一室既吉本老师老马失蹄,为有捻过第二d计了……


一阵间,榎本同事就上咗黎开始拆的拆,装的装。第一次上门既时候榎本就留意到吉本毫不掩盖既视奸,估唔到今日上黎吉本度距依然都系感直接。


【啧 做么成日望住我啊?今日着工装同上次一样啊~唔通距有工装癖?!?!?!】一直好在意吉本既目光,坐系矮梯上面装锁既榎本另转头就见到距趴系沙发靠背上笑到阳光灿烂感望住自己。【不妙不妙,要快手少少,早d收工走人】


吉本几乎睇到,一条毛绒绒既尾从工衣外套下面伸出来,扫过堂梯同自己摆两摆。【最衰有外人系度,如果唔系就可以……】


三两下手势就装好房间锁了,榎本开始拾野走人,终于可以放工既心情形成欢快既磁场感染周围


【啊…真系有条尾呢】


“阿径感急走既?唔使等埋同事收尾?”踢踏住对毛毛拖行到蹲着的榎本旁边


“我负责既部分已经完成了,所以先走一步了,之后有咩事吉本先生可以打公司电话联系反映。”榎本搞掂就捻住快d撇


“等阵!感个耳机呢?”继续发挥死皮赖脸既特性留人


“吉本先生可以宜家用现金支付。”猫猫快速感回答


“我毋甘多现金放系屋企喔,不如我宜家同你出去买翻个?一阵就送你翻黎。”抬眼对上人畜无害既大眼萌

【啊!!!上目线!!!猫猫最高!!!】


“……好了”就感上咗吉本架贼车,明知呢个人鬼感多套路,但系已经好多日毋耳机用既榎本就黎忍无可忍了,毋办法先至感做,唯有系心入边感安慰自己,好快就好了。


入到商场,榎本行去之前用开既牌子度再买过个,吉本拉住距坐电梯上楼。


“诶?做咩…唔系买耳机咩?”镜片后面的瞳孔放大,猫猫炸毛了


“反正都系我俾钱,买过个好d既当我补偿你既”果然,猫猫仲系好好哄既……

被吉本拉住走入一件铺,平时榎本都会入去试听下d耳机,但系都只系试听,毕竟价钱太过美妙,唔岩距要储钱开店的“大方针”。入到去吉本就熟门路感同售货员讲“唔该摞音质好既几只款出黎。”


“感你系度拣住先,我去买包烟一阵就翻,车匙留低俾你唔使惊我走佬~”讲完就摆低车匙走人,见距感实牙实齿就毋怀疑吉本由得距行开,一边拣耳机一边计部车可以买到几多个耳机。


毋几耐吉本就一袋二袋感翻黎,“阿径~我翻黎啦~睇岩边个啊~”榎本恍然有种多咗个男朋友既错觉……“就呢个得了……”虽然话唔系自己既钱,但系都唔系感好意思使人钱,系入边拣咗个性价比算高既入耳,帮距揸住d袋等吉本刷卡,刷完卡吉本俾埋耳机自己毋接翻d袋。


“呢几袋野???”【!!!咩事!做咩对我感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睇距个样想食咗我都似…】


“啊~呢d系送俾阿径既衫~你揸住啦~我去个厕所就摞车送你翻我屋企啦~”榎本未黎得切拒绝距就走咗入去了


走入男厕既吉本唔知道猫猫已经捻紧要唔要摆低d袋净系摞个耳机就走人,又惊d野俾人摞走,万一距一阵开去宾馆话透阵先都有可能,系榎本捻紧100种“如何逃脱魔爪”既时候…


“喂!厕所有个斜挎包既男人撞亲个头啊!有毋人识距嘎?…喂~999啊?呢度系咩咩广场3楼男厕有人冚亲个头晕咗系地,留咗好多血啊,快d派部救护车黎啦”


【斜挎包?吉本唔会感番薯啊嘛?】


拎住d袋入去一睇,吉本训系地下度,头后面有滩血浸湿晒头发,吓到榎本丢低d袋就去扶距起身


“吉本先生!吉本先生!!!”见吉本毫无反应,榎本只好用自己的衣服捂住出血位置等待救护车将两个人同埋大包小包带去医院……


送入院之后,榎本打电话通知同事拾埋自己既箱仔翻公司,自己要等吉本家属到再走。


到吉本醒翻天都已经黑了,见到榎本着住件带血工衣坐系床边等自己醒翻,感动到想即刻系医院不可描述咗榎本。中午赶住去吉本屋企装门锁求求其其食咗个包就行了,又饿又累既猫猫好委屈,【挂住屋企张梳发仔,鱼公仔,毛毯……】净系想翻屋企煮面食饱就训。


“吉本先生你醒了,医生话你毋咩大碍不过要留院观察一晚,需要我帮你联系屋企人或者熟人嘛?”


“我毋屋企人或者朋友……”一副孤寡老人既样毋办法要人放心,但是……


“感女朋友呢?唔打电话叫距过黎?”单身喵拾野准备撤退ing


“我毋女朋友喔,你点解感讲既???”吉本一脸懵逼表示几时多咗个女朋友


“感……你屋企d香薰同埋对粉色毛毛鞋……唔系女朋友既?……”轮到榎本懵逼了


“哦~之前我学生推荐俾我既话香薰有助于情绪安定,拖鞋系之前见天口冻又毋其他色就买黎着住先既,莫非阿径……”吉本笑淫淫感望住猫猫


“感中午个女仔呢?”“果个系我以前既学生黎嘎。”


“好了,阿径,我直接d问了,你系唔系中意我?”


"……"突然间感问法,榎本都打咗个突【究竟自己系度纠结d咩野,距有毋女朋友我感紧张做咩】陷入自我反省既猫猫尾巴卷成问号 ?


"唔紧要,我中意你就得了"突然将猫猫拉落黎揽实,榎本伸手去按求助铃搵医生检查下吉本个脑边度撞坏咗先会感样,点知俾吉本抓住手手仲要揽到实一实走唔到


“吉本先生……”


“我个脑毋问题,我亦都唔系系度开玩笑,我系讲真既,系第一次见面既时候我就已经中意咗你,俾次机会我猴唔猴。”接连两个直球打得榎本毋晒脾气,【睇在距又买耳机又买衫俾我既份上】沉默一阵之后点咗下头


毋几耐

“吉本先生……”

“嗯?”温柔的低音与身体其他部位既反应相反

“……你顶到我了……”



END


睇完TVB版既小锁匠而生既一篇,写完之后发现,补习天王人设并唔突出,猫猫还是猫猫……


猫猫可爱就好了(划掉)


就个人而言总会将两个人写好耐先会写得埋一齐,就算两个人系互相中意既,都系会拖拖沓沓感一段时间先会系埋一齐,会觉得一样野太过容易开始就会好容易结束。

嗯……就感啦~


落了……

嗜猫成狂②

补习天王×开锁佬

粤语
粤语
粤语

重要既事情讲三次

榎本锁好自己部小面包车之后,戴上耳机走去客户家里,冬日太阳的热度烘得针织衫暖笠笠,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绿灯亮咗,过之前好好地看了右面毋车过来,按着耳机里的节拍,左脚踩白块右脚踩沥青,丝毫不差地走了一半。突然被人系后面拉了一把,打倒teng跌入后面人的怀里,耳机被扯掉在地上,后尾枕撞上后人心口“咚”的一声和红路灯“嘟—嘟—嘟”的声音闯入耳朵。未来得及翻转头睇系边个拉自己,跌落地既耳机比飞驰而过既货车碾过,“劈啪”地分二为四跳了一下

【唔系感黑仔啊嘛,破财挡灾?】

转头一睇,系果日食宵夜撞到果个“大胃王”……

“又会感巧救……”吉本仲好开心感笑住

“赔钱,盛慧8000蚊”榎本面无表情

吉本荒野搵人升级屋企既防盗系统,惊师傅唔识路捻住出黎接,岩行到路口就见到上次见到既英短从安保公司的车上下来,打算从后面扮偶遇(顺便影几张相),手机都未拿出来就睇到猫猫差点被车撞,情急之下拉了一把,毋估到会无意之中整坏咗个耳机,更加毋估到猫猫开口就咬人了

“8000蚊”耳机坏掉的榎本执意索偿,嫐起身块脸更加圆了

红绿灯的声音变成“嘟嘟嘟嘟嘟”,吉本一手捡耳机一手抓住榎本手臂,拉着就过了马路

“好了好了我会赔俾你了,宜家你跟我翻屋企先。”

【8000蚊就想拐我,捻多咗啊嘛】“你想做咩?”

撩猫真系一个愉悦既过程,生气 顺毛 警惕,想睇下更多样啊

“毋~我今日约咗妳间公司同我搞防盗系统,感岩就撞正你了。”

“感点解你会系我后面,唔系应该系我前面先岩咩?”

“我……落楼买餸。”求其搵个借口先

“餸呢。”英短一点都不含糊追问到底

“我醒起唔记得带银包。”

………………………………

“感带路啦。”英短又恢复回冷漠的样子

【果然不说话才最可爱】


两人在路上简单地自我介绍,知道咗吉本系个补习老师

进了吉本家,榎本就闻到了放在玄关的黑加仑香薰的味道

【男人老狗,搞呢d感既野,唔会系变态老师啊嘛】

直到吉本拿出果对粉红的毛毛拖鞋讲“请”自己就着对棕色既时候,榎本呆了一下反应过来应该是女朋友的东西,放下背包开始检查

“榎本先生要喝点什么吗?”试探地问了一下

“唔使了,我好快搞掂”不用备奶就可以尽情地看猫猫了

主卧的床靠着有窗的墙【……风水唔多好……】还是脱掉拖鞋爬了上去,跪在床头检查。突然醒起一件事【距屋企有女朋友住,感张床……仲有我着果对拖鞋……呢个男朋友有毋搞错女朋友拖鞋俾客人着……】

快手检完就落翻黎着拖鞋去检查客房,费事着住人地女朋友对拖鞋感耐

暗中观察(顺便影相)既吉本系脑内已经将床上的榎本玩咗好耐了,心捻【以后有机会打开个窗,系猫猫后面……】

唔知吉本满脑子肮脏思想既榎本一边检查门锁,一边捻点解岩先会觉得有种迷之羞耻,明明有女朋友系正常既事情……

检查完房子,榎本就拿出商品册打算问吉本要换边种锁

“唔使拣了,就换最安全果只”吉本摆摆手表示唔使

“大概要21万,加埋耳机系22万”托了托眼镜,准备应对还价

没想到吉本眼都唔眨就话“好啊”【宜家d补习老师真系好搵】

“感我过两天准备好材料就上黎装,今晚再同吉本先生约时间,毋事我就走先了”

“使唔使我送你落楼?”仲想睇多阵猫猫既吉本扮晒好客

“唔使劳烦吉本先生,我认得路,再见”转身就走,猫毛都毋留一条俾吉本

晚黑

“喂~”刚一打过去就接通了,背景音有“呜呜呜”的声音

“吉本先生你好,背景有点吵听得清吗?我是实净公司既榎本径,两日后早上10点方便安装吗?”

“毋事~听得清,岩先救咗只受伤既狗仔,10点安装毋问题,狗命关天,我先挂了”

“好的,再见”心入边对吉本呢个人既好感度上升咗


后巷里昏暗的角落里,一个男人手脚都被绑着,被人剥剩条底,嘴入边塞住布条,讲唔到野。旁边企住一个人,睇唔清系咩样。

“感大声差点吵到我讲电话了,我个fan差点d俾你撞到仲坏埋耳机,条数点计先?”男人只能够不停地挣扎

“不如放入垃圾桶碌落楼梯?”一边笑住一面摞出手机影相“米青子~诶呀唔记得你毋得笑添”

“嗯…………我捻个好办法,你一定会中意”男人好惊感望住果个人,挣扎得更大力了

TBC

最近睇紧翡翠台版本既上锁的房间 就算系粤语都毋觉得有违和感 依然还是各种既“超得意!!!!”“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每次距训系地下就……脑内各种不可描述 呢个人真系猫猫黎嘎!

嗜猫成狂系病?

补习天王×开锁佬

一个略带港味的故事 没有什么故事主线

粤语出没 可能有的地方不懂

哪里有错或者看不懂的可以评论或者私信


加班到半夜三更的榎本径下班到楼下觅食,走出玻璃幕墙的高楼大厦,刚出门就被穿堂风吹了一脸。大厦之间的小巷尚有冒着热气的小店,店里只有一位男子在吃面,“刺溜刺溜”的吃相倒不太雅观,榎本径默默坐到离得最远的门口

“唔该,一碗芝麻糊。”

“唔该,嚟多碗馄饨面走青。”

不约而同的落单令两人都望了对方一眼,之后又转开视线

“好既!一碗芝麻糊一碗馄饨面~”老板娘吩咐厨房里的老板

店内的音乐唯有锅里沸水的“咕噜咕噜”和“刺溜刺溜”,和着热气让疲倦的榎本径放松下来,原本的猫背更弯了。想着攒钱开店的事情,不自觉噘嘴鼓脸颊的榎本径看着桌子的纹理发呆

【那边穿着蓝色长袖针织衫的小猫背好像一只英短,好想吸一口圆脸】爱猫孤寡老人(不是)吉本荒野一边吃面一边悄悄瞄发呆榎本径

“小心烫,你的芝麻糊。你的馄饨面。”

半夜吃点热的下肚让整个人都舒展开来,就是有些烫得榎本径要一边吹来吃,吃地极慢的榎本径和里面碎纸机一般吃面的吉本形成强烈对比。

【怕烫的猫舌,果然是猫吧】

“唔好意思,再嚟多碗”一边又止不住地再叫一碗,一边默默称赞不愧是老字号

榎本径从刚上芝麻糊的时候就发现了坐在里面食量惊人的男人一直在盯着自己,听到加单的时候吓了一跳,不是吧还能吃?还是快点吃完走人吧,不然一会儿他吃霸王餐装和我认识要我埋单怎么办。

一边加快了吃的速度,另一边吉本的面也上来了,两人像在暗暗较劲谁吃得快。

“唔该,埋单”

“唔该,埋单”

【啊……怎么又一起了】心里波涛万丈的榎本径还是一无表情地等老板娘报价格,开始在公文包里翻找自己的钱包,结完账就立马走人。

“面系111,芝麻糊就22”

20有了,忘带零钱包的榎本径翻遍钱包却找不到两块零钱只好等老板娘找钱,那边吉本已经结好账叼着牙签走出来,虽说不用担心要被人赖单了,但是这个人刚刚一直在盯着自己看也是很恐怖的事。

吉本走到榎本径身旁停下,榎本进入高度警戒,想着待会儿有什么危险就抄起折凳往那人脸上呼。

“这里”吉本指了指自己的嘴角,还没反应过来的榎本径就被人用拇指擦了擦嘴角,那人还给他看那是刚沾上的芝麻糊。

“……唔该晒……”突然被人擦嘴角的榎本径还没反应过来吉本就走了,留下榎本一个呆站着等找钱,摸摸嘴角的摩擦感,刚那人的手温好像还在上面

走到街转角阴暗处的吉本舔掉手指上的芝麻糊【自制的好浓,甜度刚刚好,猫猫真是可爱】他有预感两人还会再见面的

找完钱回家的榎本被风一吹打了个冷战

TBC

打的时候猛然反应吉本和榎本的拼音都是*J*B*(后知后觉),看来这两人的*J*B*挺有缘的(不是)

“吉本荒野你个辣鸡!”(。・ˇ_ˇ・。:)

“你不就喜欢吃辣吗?”┏|*´•Д•|┛

(`•ω•´)ゞ✄ε=ε=ε=┏(°ロ°;)┛!!

小破車②醉酒誤事(霸道總監愛“上”我

山組 下屬O×總監S

略OOC   慎

17年第一車 依舊是沒有擼點的車……

除槽外全文外鏈 鏈接評論 手機沒法弄ㄟ( ▔ o ▔ )ㄏ   

估計③就完結了 之前不確定是怕寫到大三角的問題 後來發現這並不是問題……←(個腦搭的士走咗

TBC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自己寫的東西自己也想槽……

大野:─=≡Σ(((つ  ´・∀・`)つ放飛自我~

櫻井:(´థ౪థ)σ 我的小甜餅跑了…嗚~~

相葉:( ‘ ◇ ‘ )翔君你帶走智君是欺負他嗎?

眾人:disco教主千秋萬代!!!

Sweety 番外

一个糖不要钱的小甜饼
幼儿园文笔跪求轻拍
ooc   人设在高中时期
主山组 微末子

ps:进场请自备墨镜~~~

“智君智君,给你棒棒糖~草莓味的~”

“蟹蟹相叶。”(´  •∀•  `)
早上还没睡醒的智君声音像糯米糍一样黏黏糊糊的,相叶忍不住揉了揉智君的发旋。

自从两人好(交)上(往)了以后,就约好了四个人放学后留在翔君班里自习。

收拾好书包摸摸抽屉,发现早上相叶给的糖还没有吃,扯开包装塞到嘴里。草莓味糖果微微软化的表面与口腔接触产生满足感,酸甜的味道让人莫名的愉快,咬着糖棍走去翔君班里。

班里只有二宫和润在做值日,翔君在办公室统计分数,看到智君吃着糖就问智君还有没有多一个。

“这个别人只给了我一个……”嘴里有糖说话更黏黏糊糊的,把糖拿出来吞了吞口水又放了回去。

二宫宝宝表示不开心

润君插了一句
“待会儿校门口小卖部给你买一桶。”

二宫冷笑了一声“就知道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来换取今天值日的位置。智君,我去放扫把了,一会儿回来。”说完就走了。

看到二宫像是真的生气了,润君拿起剩下的工具追了上去。
“别气啊,我只愿意撩你一个的啊……”

智君表示这黄金猫粮我不吃。

在翔君位置旁边坐下,把作业拿出来,听到走廊脚步声,以为是二宫,头也不抬地说了一句。
“那么快回来啦。”

“是的,今天那么快就收拾好了。”
听到翔君的声音,忙抬起头从嘴里拿出棒棒糖,怕含着糖说话会流口水。

把自己凳子往智君方向拉近一点,笑着问
“还有糖么?”

“我只有这一个了……抱歉……”莫名地有些失落,眉梢都低得像滑梯一样,抿着的嘴唇令面包脸更圆了。

【早知道就不收了】

看着恋人一脸纠结自责的可爱模样,又想笑又心疼。
“没事的,又不是智君的错。”

看着翔君的笑容,顿时脑子像抽了似地拿着糖伸向他那边,问了一句还没说完就开始后悔的话。
“不介意的话可以吃这个。”

“好啊。”低头从智君手中咬走了糖,舌头绕着棒棒糖转了一圈,随着舌头的动作,智君的脸红透了。

“草莓牛奶味?”

“蛤?这个好像是草莓味的……”智君还没从【我刚好像和男神间接接吻了】的震惊中清醒,运转无力的脑内表现为红脸懵逼。

聪明如樱井翔3秒反应过来了,恋人每天午睡醒来都要喝牛奶,这奶味大概是恋人的味道了。本着验证猜想的学究态度,拿开棒棒糖,侧头亲向智君,由于懵逼而微张的嘴巴让舌头能够轻易探入并在上颚舔了一下,证实猜想的同时意外地发现恋人的嘴唇不是一般的软。
轻声地说“智君的味道好甜,而且唇好软。”

还没从【我刚好像和男神间接接吻了!】中运转过来,就接二连三被突如其来的喜悦感动得要昏过去了【不,男神刚真的亲我了!!】【耳边放低音炮要耳孕了!!!】


二宫和润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红着脸的智和咬着棒棒糖棍的翔君,倒是真的有些不高兴了,被别人抢走的不只是糖,还有自己的幼驯染。
“不是说只有一个了吗?现在是学会重色轻友了你,谁教你的?”

深知发小脾气的智君怂了,但是又不太好意思当着润和二宫的面解释刚才发生的事。
“不…不是这样的,我可以解释的……”害羞又难受又害怕得吃螺丝。

“没有,这糖就是刚才那根。”

轻描淡写地给智君解围,把“重色轻友”的标签给撕了下来。

智君的脑内又多了一条。
【我男朋友的男友力Max】

二宫and润:
上次墨镜用完之后放哪儿了???

End

﹉﹉﹉﹉﹉﹉﹉﹉﹉﹉﹉﹉﹉﹉﹉﹉﹉﹉﹉﹉

梗来源于亲身经历,很久之前就想写了,酝酿超久才开始落笔,算是全文中效率最高的一篇了(大概是因为脑内太多

Sweety的开始源于高三时期对智先生的执念,这一份心情直到现在还是有增无减,踏上他生活的土地并看一次现场算是一个中期目标。好好学习,努力存钱,要用最好的自己去见你。

智月中期了,先生和自己都向大一岁迈进,希望明年会更好,尤其是明年7月:-D

以上,谢谢你的阅读。

Sweety 6

主山组   微末子

大概是一个斯古拉夫寺多里

HE

“妈妈今天和朋友说起智君学习的事情,想要智君能够到更好的学校获得更高水平的教育,但是按正常的统考生入校是不大可能的了。智君平时画的画还不错,就想问问你意见要不要走艺考生这一条路。再上一个学期就休学去上艺术课,最后半个学期上高强度的文化课……”

休学后的话全都没听进耳朵里去,知道母亲也是为自己着想,但是一想到连在一旁守望的机会都没有了,眼泪吧嗒地滴下来。

“要是智不喜欢也可以不去的,妈妈说一下而已,没关系的。”母亲被智君的眼泪吓得有些慌乱。

“没事的……我只是有一点点累而已……这件事请让我考虑一下,我回房间去了……”

回到房间关上门,呆坐在一角,
休学就见不到翔君了……没办法再次在操场上仰望着那个在台上耀眼的那人,没办法再次在进过他的班级时装作无意地看向他的座位,也没办法在走廊上遇见的时候故作镇定地打招呼了……

拉下遮盖住画板的白布,未完成的画中人侧着头仿佛与旁人谈话,弯起的眼角唇边,笑意在眼中满溢出来。每次看向他的眼睛,智君都会想起《雪国》中“银河好像哗啦一声,向他的心坎上倾泻了下来。”给人闪亮而又绮丽的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的呢?大概是喜欢上他的时候吧,每次看到他都会在心底留下他的样子,存在心里,画于纸上。

即使是夜空中遥远的星辰,也没办法就这样轻易地放下,不愿离开,不是为了开花结果,只是想就这样静静地在那人身旁观望,即使自己也知道这是死皮赖脸的作为。

还是抱有一丝丝的奢望,奢望自己就算一次就好,也能够到达那人的高度,与他肩并肩地同行,咬咬牙写下“庆应”两个字,贴在墙上。

果然努力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假期在除了四个人一起自习外还一起浪而飞快地溜走了,即使没有约出来,两人也会安定地用邮件道声早安晚安谈天说地,从遥遥星河聊到浩瀚深海,距离恰到好处地在朋友稍上。而自己却越来越没有办法假装若无其事地继续一起,抱着那份不应有的感情,借朋友之名,不由得觉得自己真是狡猾呐。

开学前晚,二宫一起饭后散步,说起艺术生的事情。
“什么!你要去当艺术生吗?”

“只是有这个可能,不一定去的……而且我还没想好……”

“不用想了,艺术生这一条路确实是对你而言最好的出路,也是一次能够拉近你们两人距离的机会。而翔君那边最好要说一下。”

“他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你对他的心情也不知道你将要休学?你就甘心这样下去吗?喜欢还要被动,你难道还妄想着樱井翔会像中毒一样突然喜欢你哦。你不主动一点点,怎么会有故事呢?”

“我会的啦!”

回去之后就给翔君发邮件
[请问你明天放学有时间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我会在小花园等你。]

没一会儿就收到翔君的回复
[好的,明天见。]

小花园里
“智君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吗?”

“那个,虽然难以启齿……但是我喜欢翔君好久了,请问我可以跟你交往吗?”

“诶!?真的吗?那你知道我喜欢什么吗?答对了我就答应跟你交往吧。”

“……荞麦面。”

“卟卟~还有一个哦,那就是智君你啊~”

说完走上前抱住小猫背,在耳边轻声说“以后请多多指教了,智君。”

喜悦来得太突然,被抱住的身体僵硬着,心脏从未如此剧烈地跳动过,手不知道要放到哪里才好,想要回答好的时候被惊醒。

“智君~还没起来吗?上课要迟到了哦。”

梦境被打碎,揉揉眼睛,那会有那么容易的啊,拍拍脸让自己清醒些,今天又可以开始天天看到翔君的日子了。.˚‧º·(´ฅωฅ`)‧º·˚.

“请樱井翔同学到办公室找魏老师。”

默默数着这是樱井翔第四次被喊去办公室了,优秀干部可真是不好当呐,自己也要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才行呢,默默地暗下决心。

趁着下课的空当,拉着同桌相叶借口呼吸新鲜空气走到走廊上背靠着栏杆看樱井翔从面前经过时温柔地向他道早安,压下心中的波澜回以微笑。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漏下,一个个圆点落在樱井头发上反射出光晕,像是天使的光环,让智君不禁感叹翔君真是好看,认真的翔君更好看www。

一想到放学后的约定就不住地紧张起来,老师说了什么都不知道,一直在想着翔君眼里的星辰。好不容易熬到放学,跟过来一同放学的二宫解释后,带着基友的真挚祝福奔向小花园。

想着翔君大概没那么快来,就坐到了木椅上等着,边晃荡晃荡自己的腿边调节呼吸,以免一会儿卡螺丝出糗。

30分钟后翔君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边的书包肩带滑了下来。

“抱歉,有急事要处理,让你久等了,非常抱歉”

智君紧张得差点站不起来
“我也没等多久而已。”

深呼吸一下,捏紧早已被汗濡湿的手心
[无论结果如何,只要说出心声就够了]

一阵沉默后

“我喜欢翔君,从那次去看和也的时候开始,也许你会觉得恶心吧,男生喜欢男生什么的。但是我原来并不是这样的,还是会喜欢女生,想象过将来结婚生子的景象,直到看到你,我就知道大概此生会对你念念不忘。所以就算把我的这一份喜欢暴露在你面前会产生什么不可挽救的后果也没有关系,我只是想把这一份心情告诉你。”

说到一半就后悔了,怕那人会说“对不起”,红着眼睛说完后半截,咬着下唇硬是忍着没在喜欢的人面前掉眼泪。

“对不起。”

不需要他的道歉,只是想告诉他这一份心情,他又怎么会有错呢?眼泪还是没忍住顺着脸颊滚落。

[大概要被讨厌了]

下一秒却被人用拇指指腹温柔地拭去来不及坠落地面的眼泪,并被人用力地抱住,在耳边说。

“对不起,应该由我来表白的,没想到却让你先说了。不过,没关系,重要的你还没说。请问你能和我交往吗?”

智君一脸茫然,惊喜来得太突然,就像在做好一无所有的准备时,却又得到了全世界。身体先一步做出反应,大力地点头,伸手抱住翔君,感觉到翔君在耳边的笑声回荡。

[好像越来越喜欢这个人了]

----------------------------------末子-----------------------------------

花丛中的两人

“你的墨镜呢?借个我带带。”

“他们在一起了,那我们呢?”

“我们什么?今晚月色真美。”

“嗯,我也喜欢你❤”

⁄(⁄⁄•⁄ω⁄•⁄⁄)⁄

End

Sweety算是人生的处女作,如有不妥请多多包涵,欢迎私信评论交流指错,最后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